刷屏狂魔,负能量者。
随时清主号的粉,有意关注的人请关注小号【 http://mingfu-f.lofter.com/】 【 http://nozuonodiemf.lofter.com/】

【苏沐秋中心】关于你喜欢他这件事

喵卿:

不造算不算男神x你,但总之不是平常意义上的玛丽苏YY。
灵感来源于一个心塞至极的梦,醒来几乎透不过气,然后就想要写下来。
尽量不OOC,可是沐秋啊……下笔就会怕偏差过大。
新年贺文,食用愉快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这是关于你,和你的少年的故事。


***


你知道蝴蝶蓝的《全职高手》只是一本小说,纵然他构建了一个璀璨的荣耀世界,而那却只是刻印在白纸上的铅字。
那与你的人生,除了阅读的缘分,全无交集。

然而……
你,喜欢苏沐秋。
你最喜欢苏沐秋。

你感慨那个少年的聪颖,你心疼他的身世,你艳羡他的强大,他的碾压一切——当然除了叶修。
你会疯狂购买所有他的周边,哪怕只为了明信片中的一张;你手抄了所有全职里曾出现过的他的片段;你无数次提笔想要写下他的同人文,却踯躅犹豫……

你不是没有喜欢过别的二次元人物,然而这次不同。
与其说like,不如说是,adore。
从前老师曾问过你adore和admire的区别,你以难得的感性笑着说出,adore是倾慕。
倾慕啊,倾慕,读出来都是满怀难以言说的少女心事。
春日游,杏花吹满头,他是陌上谁家年少,足风流。
你是和羞走,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。

你这么喜欢他。
然而你们却在两个次元里,各自生活出不同轨迹。
他注定要在十八岁那年成为一捧温热骨灰,而你,注定要为此肝肠寸断。
虽然你这么,倾慕他。

今年,是他所在的世界里,他能够爽朗笑出声的最后一年。
你颤抖地跪在神祗面前,怀着万分虔诚的心。
你祈祷,让你去到他的世界。
你想要,拯救他。


***


你发现自己回到了小时候,彼时你还扎着两个小辫,酒窝很甜,牙齿的豁儿却有些傻气。
你有些失望,因为你不只是想回到过去而已。
然而当你妈妈打电话回来,说你们明天在萧山体育馆开运动会,需不需要带些零食回来的时候,你的脑子“轰"地一下,像是所有的血液都焚烧出绚丽火焰,然后带着滚烫的热度灼伤你的指尖。

你看着自己肉乎乎的小圆手,笑起来的时候,眼泪滴在地板上。
因为你的家,原本并不在H市。

你花费了无数个周末,迈着小短腿跑去一家家孤儿院,询问一对名叫苏沐秋和苏沐橙的兄妹。
这是漫长而耗时的工作,好在你足够耐心,你的妈妈也足够宠你。
虽然她曾疑惑地问你为什么要找他们。
你笑得乖巧,你说自己曾做梦,未来的新郎告诉你他出身于孤儿院,他叫苏沐秋,有一个妹妹叫苏沐橙。
你妈妈很开明,戳戳你额头,笑骂你是小鬼灵精,可好像并未当真。

然而终有一天,你看到那个眉目如画的少年牵着他妹妹的手,走到你面前。
近乡情怯,你的脑中空白一片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后退几步,嗫嚅着拽着妈妈的衣角。
你原本就不是胆大的女孩子,寻找他,已经是你做的最为勇敢的事情了。

你妈妈办理好了收养的手续,招呼着他和妹妹与你一同上车。
你在前座听着妈妈温柔询问他们兄妹的喜恶,眼睛却不断偷瞟着后视镜里的苏沐秋。
蓦然,他抬起头,恰巧与你的眼神在镜中交汇出一道浅浅光痕,微翘的唇角露出一个极明亮的笑容。
他说,我会像对待沐橙一样对你的。
你原本羞涩地低下头,此刻脖颈却僵硬犹如烙铁,手指紧紧攥紧了袖口,半天才挤出一个“好”字。

回家以后你跑回自己的房间,埋在被子里半晌沉默,但还是告诉你自己。
他活着,才是最好最好的事情,
纵使,他会像对待沐橙一样对待你。


***


你喜欢苏沐秋。
原本这件事在你未与这个世界有交集之时,是一件光明正大的事情。
你向周围的人大声宣告苏沐秋的英明神武,你动不动就用“我家沐秋”作为开场。

然而在你们共同长大的这些时日里,苏沐秋已经不再是铅字构造的虚拟人物。
他鲜活地在你面前。
他轻挑起的眉,他少年锐气的眼,他穿着你私心挑选的白衬衫穿梭在校园角落,到哪里都引起女生的暗暗惊叫。

他会弹你脑门亲昵称你小丫头。他会在考试比你低了一分的时候扬声说下一次一定考过你。他不爱出门而喜欢在家里捣鼓一些诸如机器人之类的小玩意儿。他是校园里名副其实的男神。
他伴你行上学和放学之路,然而你却不再敢用“我家沐秋”来称呼他。
纵然他确实同你住在一个屋檐下。

在某年春节的时候,他拽着你和沐橙到庭院里,他自制的烟花在夜空中绽出灿然的光彩。
冰冷的空气里,你仰头望他的眼睛,伴着海棠花的清妩香气,他的瞳孔映着灼灼火光。
你不知为何在剧烈的烟花爆裂声中,听到他的心跳,伴着你的怦然心动,是一场兵荒马乱之后的猝不及防。

你的心思却被沐橙看得清楚透彻,你与她的关系好到可以穿一条裙子。然而你羞于开口,沐橙却是因为保护你的自尊心,也不点破。
连你妈妈都看出来,意味深长地在餐桌上说,小秋要不要做阿姨家的女婿。
苏沐秋却挠挠头发一脸无可奈何说,是我妹妹,如何娶来做妻子。
你滚烫的血液一寸寸凉下来,勉强笑着说,我也把沐秋当哥哥啊。

哥哥,来帮我把手工作业做完啦。
哥哥,妈妈不回来,我和沐橙一起下了面条,你吃吧。
哥哥,可以在你房间多呆一会儿吗?

你从未想过事情会发展成如今的样子。
然而万物终有因果,纵知今日如此,想必当年许下愿望的你也不会改变主意。
所以,你从未后悔。


***


他的人生不与荣耀绑定的时候,你觉得总有些不圆满。
就像秋木苏原本就该是他身上的一部分,没有操作着神枪手的苏沐秋,不是完整的苏沐秋。

荣耀开服。
苏沐秋早已在网游方面显现出非凡的天分,也已经在PK中结识了离家出走的叶修。越来越像原本的剧情。
你愈发担心,就好像你是一个系统BUG,心惊胆战地存在着,就怕被哪一天的更新瞬间抹杀了。
然而,其实你最怕的还是苏沐秋被抹杀才是。

他开始常常混迹网吧,夜里带着一身烟味儿,蹑手蹑脚进门。
你妈妈经常出差,所以他的作息异常不规律。白天在学校,下课就趴倒睡觉,眼中是通红的血丝。
沐橙看了担心,你当然也是,却无力阻止。
那是他的荣耀,你又怎敢上前多嘴。

忧心忡忡却总是映在你的脸上。
他抹了抹你眉间褶皱,笑说小丫头皱眉多了会长皱纹,变成老婆婆。

某天,你却从沐橙那里了解到,其实苏沐秋这么拼命地在荣耀里奋战,攒了不少钱,大约是为了偿还她家曾予他的恩惠。
你怔愣在那里一刻钟,像是被丢弃在暴风雪的荒原。
你当时让母亲收养他们兄妹,也是有想让苏沐秋在打荣耀的时候,有更纯粹的心态。
不为了谋生,而只是单纯为了荣耀本身。你不希望他太累。

然而此刻的你,却被生活的剧本狠狠打了一个耳光。
你早该清楚,那是苏沐秋。
自己带大妹妹,在网游里四处讨生活,全枪系精通的苏沐秋。
他有多硬气,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?
不也正因为这样,你才……更喜欢他。

你看着剧情慢慢滑向你所熟知的那样。
你听见他在荣耀升级后,研究散人已是白费功夫的时候,淡定地说出,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。
你何其有幸,亲眼见证了一届枪神的诞生,也见证了一个少年的坚韧到底可以有多强大。

但你终究不忍他的奔波,在楼梯间拦住几日未见的他,努力平静下心神。
你说你家并不求他的回报,你说自己孤单所以有他们二人陪伴已经足够开心,你说苏沐秋你能不能别这么……

你话没说完,他就开口。
他站在高你两级的台阶上,背光的角度,表情藏在阴影里。
他说,不还也可以,那你就把它们当嫁妆吧,可我还要挣聘礼不是?

你大脑当机了几秒,觉得腿软得似棉花糖,声音颤得不像话。
然后你像不听使唤一样冲上去抱住他。
你有多喜欢他,此刻你就有多用力。
怪不得他揪着你的耳朵喊,小丫头,快撞死我了你。
然而最后他的手指还是温柔地放在你的发顶,轻轻地揉了揉。

多糟糕。
你半眯着眼看着窗外的阳光。
多美好。


***


你买了电脑搬回家,灰头土脸弄了半天还是不知道怎么办。
技术宅苏沐秋同学轻松搞定,顺手装了路由器,留你和沐橙看电视剧用。
从此不管外面是狂风暴雨还是阳光明媚,你们三只鼹鼠躲在房间里,就是醉生梦死的日子。

他不再常去网吧,一切事情都在网络上搞定,作息也规律不少。
沐橙笑着打趣你治家有方,你凉凉开口,某人可是我哥哥,论伦理纲常我哪敢僭越去管。
你多小心眼儿,记仇得很。

他苦着脸打哈哈,小姑奶奶我这儿正抢Boss呢别闹,给你买吃的成不成,自己淘宝挑用我卡。
沐橙笑眼弯弯,哥哥这是把银行卡都交给嫂子了啊,家教够严的。
你低下头,脸滚烫到可以在上面煎一个金黄焦脆的鸡蛋。
心却是被浸在糖罐儿里,捞出来又拧几遍,酸疼酸疼的甜。

你小心翼翼地把系统BUG扩充到了一个黑洞,你洋洋自得,却不知晓黑洞边缘是怎样危险地坍塌着,搅碎、破坏所有既定的一切。
有什么在黑暗里潜滋暗长,视线所及之处是风平浪静,然而深处的暗流却裹挟着秘密向更深处涌去。
纵有狂风巨浪,表面却完全不动声色。

你们最激烈的争吵在高考之后,他执意要去嘉世战队。便是你其实想见他横扫全联盟,你也不敢拿他的命去冒险。
你求他不要在暑假出门,又拿梦境中的车祸作借口,他却只是不以为意地换鞋出门。
你跟着几次,然而却被他赶出网吧,说你在这他没办法集中注意力。其实也有怕叶修笑的意思,只是他没说。
毕竟这种年轻气盛的时候,输给叶修这么多次,不承认也是嘴硬。

于是你整天整天活得提心吊胆,只怕某天家中铃声来自医院的拨号。
你一星期瘦了五斤,吃不好睡不好,草木皆兵,眼睛里全是茫然无措的恐慌。
所以高烧不退,顺理成章。

苏沐秋在家照顾你,翻了翻药箱,阿莫西林只剩个空壳。
他嘱咐沐橙给你换掉额上的温热毛巾,旋身出门。
你合上的眼睑中,没有他离去的背影,只有空茫茫的白雾。你想要喊他停下,不要出门,嗓子却嘶哑得说不出话。

你在迷迷蒙蒙之间睡过去。
浑身发冷,却不仅仅因为发烧。

电话铃声。
然后是沐橙的尖叫。
然后是匆忙的脚步声。

你好累啊,你的眼睛很疼,你蜷成一团却还是冷彻骨髓。
你想要拯救他的,你祈祷过的。
你来到了他的世界,你看到了他的成长。
比这更好的,他说要为你挣下十里红妆。

可是命定的结局如何能改?
他黄土白骨。
你肝肠寸断。
过路繁花均是点缀,你撑着黑伞,走向南山公墓,捧着一束带着露水的百合花。


***


你从此再也不曾真正展颜。
起初的一段时间,你夜夜梦魇,惊醒便是一身冷汗。沐橙同你睡一张床,你扭头看她,就看到了满脸的泪。
你不能看到同荣耀,同他有关联的事情,看到即是崩溃。

后来,你去读《圣经》。
你读到这里:
凡事都有定期,天下万物都有定时。生有时,死有时。栽种有时,拔出所栽种的,也有时。杀戮有时,医治有时。拆毁有时,建造有时。哭有时,笑有时。哀恸有时,跳舞有时。 抛掷石头有时,堆聚石头有时。怀抱有时,不怀抱有时。寻找有时,失落有时。保守有时,舍弃有时。撕裂有时,缝补有时。

你从前不信基督,哪怕神让你与他产生交集。
你现在其实也是不信,却在试图慢慢地平静着自己。

再后来,你的一个朋友苦恼地问你,要如何追到他心悦的女子。
你淡笑着端起咖啡,要么住进你丈母娘家里,日日相对总易生情,便如……沐秋一般。
你朋友骇然,连声抱歉。
你却未改颜色,轻声说,我从未察觉他离去。

你再次把他当作书中人物,隔着次元的痛苦其实比现在的撕心裂肺容易接受。
你想要把所有都当作一个先虐后甜最后又虐了的同人短段子,你代入自己,哭了一场,然后回归正常生活。
你注视着左手无名指熠熠闪光的戒指,阳光太耀眼,你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


***


你醒来,看了看表,从下午一点一直睡到凌晨四点,头痛欲裂。
眼睛有点肿,脸上也被泪水蜇得生疼。

你洗了把脸,看着镜子里通红的双眼,嘲笑自己的愚蠢。
梦中啊,你让妈妈收养了苏沐秋,你同他青梅竹马感情甚笃,却抵挡不了死神的镰刀。

而你醒来才发现,你桌上还摆着全套的《全职高手》。
你与他,本就是两个次元,你再努力,也分毫影响不了他的命运。
你的世界里,本就没有苏沐秋。

可是……
你低头看,左手无名指的戒指熠熠发光。
你困惑地想:这是什么时候买的呢?
头顶的吊灯很刺眼,你的视线渐渐模糊了起来。


End

评论
热度(64)
  1. 榎田川一喵卿 转载了此文字
©吃飽太閒
Powered by LOFTER